新闻
生活在上海 | 80后海归与100把停不下来的雕刻刀
日期:2017年9月22日 14:02 作者:
生活在上海 | 80后海归与100把停不下来的雕刻刀
2017-09-20 航管红木

        80后海归黄馨从英国攻读经济专业回国,从事自己喜爱的奢侈品行业。正当个人事业蒸蒸日上时,黄馨收到了父亲的“任命书”:专注于古典红木家具的家族事业,需要她来传承。与个人职业规划的冲突、和父亲的矛盾围绕着她,开始了继承者的生涯。但决定性的改变,发生在黄馨遇到了那“100把刻刀”的瞬间,她突然明白:中国古典家具才是当今真正珍稀的奢侈品……

图说:黄馨近照

继承者眼里的中国古典奢侈品

        黄馨至今还记得父亲与自己正式谈话的那一天。父亲轻松却坚定地“通知”她,发展已有25年的家族事业:航管红木,需要她来继承。虽然从小就熟悉父亲的事业,但那一刻的黄馨却觉得无措、陌生,甚至有几分本能的慌张与抗拒。

        不论是创业,还是守业阶段的父亲,留给黄馨的总是一个忙碌的背影。在她儿时的记忆中,忙于工作的父亲是年终无休的,且时常为了去东南亚等原始森林里采购到最好的木料,一去可能便是一年半载。等到风尘仆仆的父亲再次归家时,黄馨早就又吹过了一次生日蜡烛。

        关于出差的经历,不善言辞的父亲总轻描淡写、寥寥数语便讲完了,直到长大后,黄馨才知道在东南亚的原始森林,随时都可能发生生命危险。

        父亲这样用生命在经营事业,航管红木也不负众望地树立了中国数一数二的红木家具品牌,不仅在国内各类评奖中屡获殊荣,并获得上海市著名商标的称号。如今,航管红木已经是在中国红木家具圈内知名度最高的品牌,也是复杂的红木家具市场之中真材实料、高超工艺的代表——这份沉甸甸的事业交到面前,几乎要逼退年轻的黄馨。

        除了担心辜负父亲的厚望,更有这个时代空前的转型和竞争带给黄馨的压力。犹疑不定的黄馨,最终还是回到了航管红木。站在位于青浦的航管红木博物馆内,黄花梨、紫檀、卢氏黑黄檀等珍稀硬木散发出的清香令她松弛和放松,被臻于极致的清式宫廷家具所包围的她,突然想到:不论在哪个国家的历史上,奢侈品最初都是由皇家专享的,贵族也仅仅只能有眼馋的份。这些耗费了父亲大半生的红木精品,不就是典型的中国古典奢侈品么?

        喜爱奢侈品行业的黄馨,在这一刹那感觉豁然开朗,并有一种由衷的自豪,原来自己在父亲事业的影响下,从小便幸运地沉浸在浓郁的奢侈品氛围中。

图说:黄馨与木雕大师厉洪春在探讨木雕作品

        “上等的红木家具,本来就是中国发展了千百年的奢侈品,它的消费者清单上布满了历代皇室和富商名流的名字。”国外留学、实习、工作的经历,帮助黄馨很快以一个专业奢侈品行业从业者开始分析自己的家族企业。“当代的西方奢侈品发展面临危机和需要转型,此时,中国传统红木行业更加需要在湍急的时代潮流中,挖掘更多自身特色,找准新的定位和发展方向。”

        红木家具行业发展的短板在哪里?在宣传推广上,为何与西方奢侈品行业相差如此之大?如何让更多年轻人看到中国古典家具之美,而不是越来越被西化……黄馨在布满无数个问号的迷雾中,一点点摸索前进,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人和他的100把刀,突然感觉“拨云见日”。

图说:黄馨在她创建的沐缘艺术设计工作室里

世界很喧嚣,这里很安静

        黄馨遇到的这个人,正是鼎鼎大名的中国东阳木雕第一人:厉洪春。在木雕界,这个大名如雷贯耳,而他与黄馨的父亲亦是知己。在父亲的邀约和赞助下,厉洪春早在多年前,便在航管红木博物馆成立了个人工作室,雷打不动地天天在此雕刻创作。

        敲开厉洪春大师位于航管博物馆的工作室大门,里面安静得几乎能听到刻刀在上等木料上摩擦的声音。格外明亮的夏日阳光透过玻璃窗,照着木板上的人物,“人脸”上的微笑仿佛正在回应,简直活灵活现至极。

        厉洪春非常擅长木雕中最难雕刻的“人物表情”,能够传神地表达到令人惊叹的程度,有时候仅仅是一个人像,他会用100多把刻刀去创作,这些刻刀他使用了几十年,被黄馨形容为“100把停不下来的刀”。

        每每去厉洪春工作室,黄馨都用“小心翼翼”来形容,她生怕打破了那份专注创作的平静,总是尽可能不发出声响,只站在厉大师身后欣赏、学习。

        厉洪春面前的刀具总是数量很多,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刀与刀之间的区别。厉洪春在雕刻时,眼神甚至不会离开木板,只用手和余光就能快速从密密麻麻的刀具中,快速挑出自己此刻需要的那一把。

        秘诀是什么?是日日夜夜的熟练。“你们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在我眼睛里,它们就像是不同的人,并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我甚至不用看,摸到刀柄就知道谁是谁。”

        为什么现在的雕刻师只用二三十把,甚至偷懒者用十把以内的刻刀去快速完成一幅作品,而厉洪春仍然用一百多把刀?黄馨曾问他这个问题,厉大师则很认真地反问她:“好与坏的巨大差别是怎么形成的呢?往往就是一点一点的小差别积累起来的,好坏的差距诞生在细节里,成长于细微深处。雕刻的好坏,从这些刀具开始。”

        之后,在厉洪春的指引下,黄馨看到了刀头上细微差别,譬如弧度的不同,刀口的尺寸不同等,在刻画人物表情和细节时,不同的刀发挥巨大作用,如果任意混谣替代,那么整体的作品就会出现“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状况。

        坐在厉大师的工作室里,黄馨常有一种“世界很喧嚣,这里却很安静”的感觉。厉大师的手艺与工匠精神,可以通过红木家具传达给更多人。红木家具之所以可以被称为奢侈品,也因为它包含着着世俗价值之上的东西。

图说:黄馨(中站立者)与父亲黄俊豪(中坐者)及他们的创作团队

知道往哪里走 全世界才会为你让路

        与这100多把刀的相遇,仿佛是注定的。这更加坚定了黄馨把红木家具作为奢侈品的定位和发展方向。同时,她也在这些刻刀中,不断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的魅力。

        “厉大师的雕刻,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艺术创作,是赋予珍稀木材更高价值的手艺……在当代社会,它更是一种疗愈。我希望在传承家族事业的同时,把厉大师这种不急不躁、择一事终一生的态度传达给更多人,为他们带来更多精神信仰的力量。”

        黄馨说到做到,她邀请了知名高校研究明清家具的教授作为顾问,推出了面向年轻人的明式家具再设计系列,以极简的轮廓和隽永的线条,让现代都市家居空间充满禅意和东方风情的同时,也富有强大的功能性。“新中式设计的蓬勃是一件好事,但滥竽充数的状况也不少,只求形似的劣等工艺反而会让大家对古典家具和传统手工艺失望。”黄馨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能力,去宣传红木家具、中式家具里真正好的精华。

        她创办了航管红木“红沙龙”,如今已在圈内小有名气。沙龙会定期邀请中国知名的国画家、书法家、艺术家、教育家、作家等,举办讲座、交流、体验活动,为红木家具爱好者们带来更多福利,吸引了越来越多年轻的消费者。

        在最近一次的活动中,从古稀老人到四五岁的孩子,都来参加“亲手做一把红木凳”的活动,他们认真地倾听关于凳子发展的历史,在航管红木各位资深工匠的帮助下,亲身感受榫卯的坚固和神奇,亲手抚摸凳面上精美的雕刻。

        “有人说,奢侈品不仅仅应该看着好,而是听着、闻着、摸着都觉得好才行,奢侈是感官愉悦的源泉。顶级的红木家具身上,包含着千百年来的中华文化精髓,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学不完的知识,更有这个时代集体崇拜的、真正的贵族精神。”

        就这样,不论是关于公司转型、品牌发展,还是个人的生活观、价值观,黄馨都感觉到越来越清晰:聚集能工巧匠,熔铸古今、贯通中西,致力于传承中国古典家具之美,肩负弘扬中华传统技艺、打造传世精品的己任,以传统美学为型,珍稀红木为材,精湛雕刻为艺,古典风采为韵,将中华传统文化与精湛手工艺之美发挥到淋漓尽致,让更多年轻人了解、接触到中国人自己的奢侈品。

图说:黄馨与父亲受邀前往印度调研

        采访的这一天,她刚从印度回来,现在的她也像当年的父亲一样,定期前往东南亚,深入腹地了解木材市场。“印度的软件开发非常先进,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有不小的启发。”印度之行让黄馨开始考虑更多红木家具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

        “直到自己要往哪里走的人,全世界都会为他让路。”这是黄馨很喜欢的一句话,而今,她正走在这样一条路上。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